Fine Art Asia Pavilion: Chelesa Art 典亞藝博展亭: 潔思園畫廊

 

 

Wu Changshuo (1844-1927)
Calligraphy in Shiguwen
Ink on satin, hanging scroll
Signed, dated 1915, with two seals of the artist
H.126 x W.41 cm

吳昌碩 (1844-1927)
石鼓文
1915
題識:節橅石鼓字, 乙卯 (1915) 秋杪, 吳昌碩老缶。
鈐印:俊卿之印、倉碩
白龍山人題簽:吳昌碩先生石鼓文字,白龍山人題簽。
鈐印:王押
高.126 x 寬.41 公分

書法釋文:吾水既 (漏一字), 吾道既平, 既止樹則裡, 天子永甯, 曰隹(唯)丙申, 吾其導, 其馬康康, 駕左驂, 駷駷, 駇毋不。

譯文:
我們營區內的流水很清,
我們的道路也修得很平。
我們營造城池不再遊牧,
美好的樹木已經紮根成林,
恭祝周天子永遠安寧。
丙申是郊祭前占卜的吉日良辰,
柴火熊熊一片光明它壯我遠征。
我們道路的兩旁,
我們的騎兵整裝待發排列成陣。
營房寬敞前面是康莊大道,
滿載兵器的馬車越過薪火走向征程。
左邊的駿馬輕捷馳騁,
右邊的馬匹卻如此愚鈍。
原來是母馬拉的重武器步步艱辛,
莫不換下它積德多關心。
旌旗下白馬賓士揚起了陣陣灰塵,
跑遍四處把恩澤施予士兵和百姓。
秦公說如今國泰民安定多喜慶,
黃金不斷地充實國庫,
何不將多餘的賞賜將士激勵軍心。